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八种距离

22、晚风中的梅花

八种距离 | 作者:最上之域 | 更新时间:2019-06-13 09:23: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终极美女保镖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斩神绝之君临天下最佳女婿最强神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最强升级系统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巅峰都市强少
  庆功宴也被安排在乘州宾馆,张慕想回,被钱学林拉住了,他生怕张慕一走印度团也跟着走,那他的脸就丢大了,为此他只好偷偷塞给张慕一张卡,张慕没有收卡但是人留下来了,这将是他与钱学林最后的交集了,张慕这样决定。

  但是张慕没能被排上宴会首席,即使邦达公司也只排上钱学林了一个,领导太多了,还得加上印度团的四个人,远来都是客,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但让领导们大跌眼镜的是印度团四个人的第一杯酒既不是敬钱学林,也不是敬在座领导,而是远远跑过去敬张慕,领导们窃窃私语这是何方神圣,钱学林小声解释,这个年轻人来头不小,是传说中的红三代,这么小的年龄已经是某央企的科长,手上握有大量订单,可以左右企业的投资方向,甚至决定民营企业的生死。

  这样的大神怎么没上主桌,常务副市长狠狠盯了秘书长一眼,秘书长满头冷汗,他恨死了钱学林,这样重要的人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觥筹交错开始张慕就退场了,没出宴会厅迎头就遇上了崔真真,她是被钱学林请过来了,崔真真一开始根本没兴趣,可是听说张慕来了,赶紧就从上虞向乘州赶,可也已经晚了,幸好最后遇上了:“小慕、小慕,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幸好钱总告诉我了。”

  张慕赶紧推托:“我已经吃完了,正准备回,你先去参加宴席吧。”

  “哦,那我不吃了,我陪你回上虞,公司有车。”崔真真马上接口。

  张慕正想找借口,钱学林走过来了,他显然已经有点上头了:“啊呀,才来怎么能走,真真你要帮我招待好张慕,张慕现在可了不得。”

  他一手拉住张慕一手拉住崔真真把两人安排到一个角落里,还故意把座位挪得很近,让两人坐上去,拍拍两人的肩,“年轻人要多亲近亲近,真真这样的女孩子,张慕你要珍惜。”

  崔真真又开始“骄羞”了,她温婉着说话,牵频回眸,浅笑盈盈,立刻成为全桌的焦点,几个老男人睁着红通通的眼睛,看着半依偎着张慕的崔真真,心里瞬间诅咒了张慕一百次。

  突然,崔真真浑身一震,呆在当场。

  有个陌生的声音在后面说:“听说我未来弟弟在这里,好啊好啊,真好啊,我们这未来兄弟第一次可以同桌了。”

  张慕回头,原来是许赋,旁边跟着黄百洋,他站起身来:“原来是许总,黄总,请坐。”

  许赋和黄百洋落座,张慕也归座,许赋不阴不阳的道:“许总这个称呼才得体,还轮不到叫大哥的时候。”黄百洋马上在旁边跟腔:“是哦,什么样的野小子,想做许家人,总也得许总您点头才是。”

  许赋突然间咦了一声:“真真,原来你也在啊。”

  崔真真似乎很怕许赋,瞬间没有了平时的八面玲珑,低声道:“许总、黄总好”并且下意识的向张慕身后靠了靠。

  许赋奸奸的笑道:“真真啊,你真是想当许家媳妇想疯了,先是靠上我,再是缠上我家老二,现在两个都没指望了,居然傍上这野小子了,你以为这小子真能成为老爸的干儿子,我爸可是有三个儿子了,收个干女儿倒还有可能,要不你给我老爸去做个小,我喊你一声阿姨?”

  张慕皱起了眉头,心里嘀咕“这许赋怎么这种素质,他与许辞真是两兄弟?除了长相,两个人真没有半分相似之处啊。”

  崔真真眼睛里顿时流出泪来:“你”他指着许赋说不出话来。

  许赋斜了崔真真一眼:“我怎么我,难道我说的不对?你不要以为许崔两家是世交,你就可以赖定了我们许家。”

  许赋又把矛头瞄准了张慕:“张慕啊,要说起来我还挺欣赏你的,就你这么个贵州佬,什么都不是,什么也没有,居然能在丽科翻起这么大的风浪,真的挺厉害,黄百洋被你阴了还能说是偶然,我化了多大的代价才把钱学林做成我最重要的暗子,居然也被你轻松移掉了,你可真能啊!”

  张慕哼道:“过奖了许总,我这个人呢没什么特长,就是运气好,走路都能捡到金子的。”既然已经与许赋正面怼上了,张慕就觉得没必要退缩。

  “狗屎运!哈哈,果然厉害,不过走着瞧,看你是不是永远都这么走运的,等老二倒了,我看你怎么翻身。”

  张慕笑了:“我呢,什么都没有,大不了还是什么都没有,您呢,身娇肉贵,平时多注意,万一跌倒了,没人会扶你,估计踩你的倒是不少,比如你边上这个黄总,你看,肥肠满肚,满脑浆糊,肯定会第一个踩到你身上扭秧歌。”

  黄百洋立刻红了脸:“小王八蛋,你敢挑拨我和许总的关系?我对许总忠心耿耿,日月可鉴,我们几十年的交情,岂是你几句话就能挑动的。”

  张慕呵呵道:“是忠心,钱学林在的时候不见忠心,钱学林一走立马就忠心了。”

  许赋哼了一声,凑到张慕耳边却故意用四个人都听得到的声音道:“小张啊,这个女人你用过了没?要是你用过了,我就要恭喜你了,我们还没做兄弟,却先做了连襟。”

  崔真真一听这话,忽的站起来,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许赋道:“你你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许赋转过头,对黄百洋道:“我无不无耻不知道,只知道有个女人想做许家的媳妇想疯了,只要是许家的儿子,就可以上,不过这女人的味道是真的好,我尝过以后时时会忍不住想念,那个紧、那个软,那个爽,那个**,那个疯狂,不行了,一想起来我就不行了,黄总你晚上得给我安排好。”

  黄百洋哈哈大笑:“今晚就住乘州,我早安排好了,保证是没开封过的原装货,绝对粉,绝对纯。”

  许赋阴阳怪气:“黄总,你反正是我爸唯一的徒弟,要不也认为干爹算了,那样的话,这个女人肯定也能让你尝,我们既做兄弟,又做连襟,哈哈哈哈”

  崔真真脸色铁青,举起一杯酒泼到许赋脸上,掩面而出。张慕感觉不对劲,连忙追了上去,许赋大怒,用毛巾抹掉连上的酒刚待发作,黄百洋在一旁连忙劝住,“许总,今天有很多记者在,您的脸太熟,还是悠着点,以后慢慢修理他们。”

  许赋哼了一声,把毛巾向桌上一扔:“贱女人,姓崔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想跟着老二跟我作对,我玩死你们。”

  他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转头问黄百洋:“那个张慕走出去的时候手上是不是拿了一个文件袋?”

  黄百洋回想了一下,回道:“好象是有一个文件袋,里面好象东西还不少。”

  许赋眼珠子转了一下:“这事不对,姓张的给了钱学林3000万美元的单子,没有拿一分钱报酬,却拿走了这么一个文件袋,这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同小可,能让姓张的觉得这么有价值的又跟钱学林有关系的东西,肯定跟我有关,而且对我不利,赶紧去抢过来。”

  黄百洋苦道:“许总,这小子那个身手,恐怕我们俩加起来也不是对手啊。”黄百洋是真的怕张慕,当年被张慕一把抓住,差点喘不过来的情景,经常半夜里把他惊到冷汗直流,现在让他去张慕手上抢东西,他那儿有这份胆色。

  许赋白了黄百洋一眼:“废物,这事交给你,一定得把这个文件袋的东西找回来,你现在就派人盯住老二,如果他们两个见面,见面之前务毕把东西抢下来,如果他去西安,就让人盯稍到西安,在当地请人,一定得把这东西拿回来。

  黄百洋点点头,心里嘀咕道:“妈的,说我废物,有本事你抢一个我看看。”

  天色已经大暗了,崔真真哭着在前面狂奔,直向宾馆后面的山上跑去,张慕在后面跟着,崔真真全不择路的疯狂奔跑,张慕的右腿有伤,平时走平地差别不大,一到爬山的时候,速度就受到影响,他忍住痛狂追。

  直到一处断崖的地方,崔真真已经摆开架势,想要向下面跳,张慕大惊失色,连忙从后面抱住崔真真,崔真真死命想要挣脱,张慕只好把她举起来,她疯了一阵,忽然间没有了力气,整个人软到在张慕身上,放声痛哭,张慕看她不再挣扎,才慢慢把她平放到地上,斜倚在地上喘气,这女人,疯起来实在太可怕了。

  崔真真哭了一阵,突然间站起来,纵身趴到张慕身上。张慕吓了一跳,忙道:“崔真真,你要干什么。”

  崔真真骑在张慕腿上,立起上半身,一把子把上衣都脱掉了,连bra都摘下,她举起手臂,扶住鬓角,流着眼泪微笑:“张慕,你老实告诉我,我到底好不好看?”

  这是一副怎么样的画面,崔真真的**在晚风中怒挺着,两点粉红的梅花微微上翘,风带动长发拂过洁白,更让纯白和嫣红形成强烈对比,而雪白的皮肤因为剧烈的挣扎带上微微的一点红色,平胆的小腹上没有一丝缀肉,充满弹性和生命力,让人血脉卉张。

  但张慕被她吓到了,那还有心思欣赏美景,只是下意识连连点头道:“好看好看,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你说得是真心话。”

  “绝对真心,我发誓”张慕树起两个手指

  崔真真笑着流泪:“张慕,谢谢你,你真好。”她趴下来抱住张慕,“如果你喜欢我,你现在就把我要了吧?”然后她闭上眼睛去亲张慕的嘴,张慕连忙的躲开,他试着去推崔真真推起来,可崔真真上身不着片缕,没地方可碰,只好换成抱住她的头,想把她架起来,可崔真真不依不饶,她挣开张慕的手,就去解张慕的皮带,嘴巴里喃喃的念着:“要了我,快要了我”

  崔真真的动作越来越大,张慕快拉不住自己的裤子了,只好大喊道:“崔真真你清醒点。”然后抖手打了崔真真一个耳光。

  崔真真猛然间抓住自己的头发,弯下腰来,蹲到一旁,嘶声吼叫,那声音高吭凄厉,无尽的委屈和痛苦,让张慕想起了大漠上失孤的母狼,不自觉得动容。

  张慕慢慢坐起来,崔真真嘶吼直到喉咙里直到一口气用尽,再也发不出声音,然后低低的道:“连你不要我,连你也嫌弃我脏。”

  张慕捡起崔真真的衣服,先给他带上bar,带的时候不小心还不心碰到了梅花,可是张慕无心感受这样的美好,又给她一件件穿好衣服,把长发从衣服里拉起来盘到后脑,整个过程崔真真如同木头般全无知觉,任凭张慕动作。

  张慕坐到崔真真的身边,把她的头轻轻移过来,靠在自己胸口,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哭吧。”

  崔真真象是得到了一道什么命令,一瞬间长声痛哭,泪水滚滚而下,张慕觉得自己的胸口整一片全湿了。
八种距离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bazhongju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爱豆三国志都市绝品狂尊狂婿花都小神医技能都有熟练度万古最强宗融雪:盛世之恋联盟一姐的生活手册都市之不败主神浩天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