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八种距离

32、他是你爸爸?

八种距离 | 作者:最上之域 | 更新时间:2019-06-14 02:14: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正道潜龙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最佳女婿武傲九霄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至尊重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大千劫主汉乡
  于是张慕转过身,奸笑着道:“混蛋死老头,跟你说见一次打你一次,居然敢跟踪到这儿,今天你要倒霉了。”他亮出拳头,向中年人一步步逼过去。

  那个中年人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步,“你,你想做什么?”

  这时李小午跑了过来,说了句让张慕几乎昏厥的话:“爸爸、小慕,你们两个怎么了又吵起来了?”

  “他!”张慕说话都结巴起来了,“他,他是你爸爸?”他看看中年人,一件b的t恤,登喜路的裤子,爱玛仕的皮带,实在难以把他和李小午的妈妈联系在一起。

  “什么他他的,你至少也得喊我一声伯父吧,两次想对未来岳夫动手,你还真能算是前无古人啊。”中年人哈哈的笑了起来,然后他转过头来对李小午说,“其实这要怪你妈,你看看,现在连末来女婿也不认为了,哈哈哈哈。”

  李小午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别欺负小慕,他是个老实人。”

  “真是女大不中流啊,看看,还没过门呢,就先帮起女婿来了。”

  张慕大为尴尬,只好规规矩矩的喊一声“伯父好,伯母好”

  李小午的母亲也走了过来,先是看了一眼李小午的父亲,虽然是那么短暂的一窥,但是张慕却看到一种极其复杂而莫可名状的眼神,完全超越了自己可以理解的能力,在这两个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些什么,其实从两人的服装差异就可以想象两个人肯定属于不同的世界,但是肯定还有另一些什么事情在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是遗憾,似乎是怨恨,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又想要放弃什么。

  李小午的母亲把目光转向了张慕,突然之间目光之间满含了温润的笑意:“大家都别站在门口了,都累了,这个地方实在偏了一些,我做好晚饭了,进来洗把脸,一起去吃晚饭吧。”

  张慕实在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只好规规矩矩的坐在饭桌前。李小午的父亲拿出一瓶白酒出来,“来今天大家高兴,稍微喝一点。”

  “爸,小慕酒量不好,你别让他喝。”

  “那不行,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再说了,我们榆林的酒虽然不是很出名,却是天下最好,最香的酒,今天非得喝一点不可。”

  张慕未置可否,李小午却大为不满,她把头转向了她母亲:“爸爸明显是报复,妈妈你要主持公道。”

  李小午的母亲笑了,她夺过酒杯,稍微倒了一点:“就喝这么一点。”张慕的脸有些红。

  李小午笑了:“难得看到妈妈会同意爸爸的意见!嘻嘻。”然后她把头转过张慕,挤了挤眼睛,不过张慕不理解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酒过半巡,李小午的母亲问道:“小慕,家里爸爸妈妈身体好吗?”李小午的母亲说话很慢,但是说话的语调很是悠扬,很是平静,普通话很标准,与张慕这些天来听到的北方语音有极大的差别。

  “哦,妈妈身体还好,就是很辛苦,爸爸五年前过世了。”

  “唉,这孩子不容易啊。”李小午的爸爸接上了话语,“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后来在贵州安顺第一中学读书,一直是全校第一名,可是高二那一年,他父亲重病化了很多钱,他就缀了学,后来又去当兵,也很优秀,得过他们师全军大比武个人综合排名第二,可是他放弃了转士官上军校,直接退役了,后来在浙江打工,一直很努力,单位领导很是器重他,现在被杨木公司作为人才引进担任直属分公司总经理,上个月他一个注册资金100万的小公司一个月赚了1500万,老三都在夸他。”

  见了鬼了,张慕看着李小午的父亲,怎么得到的这么详实的资料,李小午的父亲看来不简单,还有老三是谁,李延河?

  李小午也是第一次听到张慕这么多的信息,原来他原比自己想象中优秀,他一直都在做到极致,至少在自己可能做到范围内做到极致了,只是命运对他那么残酷,如果他有自己一样的家世,也许不是他仰望自己而是自己仰望他了。

  张慕偷偷问李小午:“你老爸尊姓大名。”

  李小午:“李延川。”

  张慕:“李延河是你三叔?”

  李小午:“你才知道?真够后知后觉!”

  张慕:“为什么你爸的这个名字我听着这么耳熟。”

  李小午:“李延川,陕甘省高官,主管农业。”

  张慕呆若木鸡,脑袋短路了,李延河他还能隐隐的猜到,可是眼前这高官真的让他傻了,彻底傻了,他忽然明白了李小午所说的,她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了,李小午表面的性格和打扮是随着父亲的,正所谓高大上,而她的灵魂都是她母亲的烙印,可是一般人看不到她的灵魂,只是在自己的面前,那种骨子里的传统才显露无疑。

  李小午对李延川说道:“爸,小慕想认真读书,你能不能把弄进交大的ba班?”

  李延川道:“小慕想上进是好事,可是直接进ba会不会跨度太大,可以先去t校的本科函授,再作下一步打算。”

  李小午道:“t校那种东西,小慕不需要,他需要的是真才实学。”

  李小午的母亲替李小午帮腔了:“t校那些本科,都是混文凭的,那些教书的未必知道自己在教什么。小慕应该不是想混文凭的人,而且他现在的有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只是缺乏先进的管理理论和高端的学识,所以我也觉得小午说的ba适合。”

  她看了一眼李延川:“延川,我知道这个有违原则,但小慕不易,他不是没水平,是被现实担搁的,所以这一次连我都觉得你得去开这个口子,这个对你不难。”

  李延川点了点头,这点事对他来说,得确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下面自然会有人去协调解决。

  李小午母亲回头看了看张慕,那一刻,张慕看到了天下间最慈爱的目光,这种目光让他想起多年前的雷雨之夜,自己高烧,迷迷糊糊中,母亲就是摇着扇,整晚以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那种从记忆最深处所泛起的暖意,使整个身心都沉浸在洋洋的暖意之中,忘却了所有的担心,忘却对上位者的恐惧。

  一瞬间,这些年来所经历的不安,动荡、委屈、辛酸全都涌上了心头,一种酸涩的感觉,使张慕很有一种想进入她的怀中痛哭一场的感觉。突然间张慕又醒悟过来,这是李小午的母亲,却不是自己的,她的慈祥只是因为我对李小午的爱屋及乌,这种目光最终是否属于自己,他没信心,不过这样的目光,母亲也有,突然好想妈了。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天色已经很晚了,每个人都分配到一个房间,吃的有些撑,张慕走出房间,爬上窑洞顶,满天星斗,与远近散落的点点灯光溶为一体,织就一张无边的巨网。

  自从张慕到浙江以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星空了,故乡安顺的空气也很好,但是安顺的天空总有很云,而且夏天很闷,几乎太少有机会看到这样灿烂的星空,而现在,满天星光似乎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月亮只是弯弯的一眉,隐隐似乎有什么在它的周边流动着,一个蛐蛐在不远处的某个石缝奏鸣着,突然某一只蝉突然鸣了一声,立刻引来周围所有蝉的一片共鸣。鸣声惊动了不知在什么地方栖息的一只莫名的鸟,飞腾起来,它的翅膀掠过月色,隐隐有一种银色的光华闪动。

  “你睡不着吗?”不知什么时候,李小午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身旁,她穿着一条长长的丝质睡裙,风拂动着丝质上洒落的星光,使的一切流动和变幻起来,似乎连她的皮肤也透着光芒。

  她依着张慕坐了下来,肩头靠着,笑在说:“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上面,听妈妈唱着古老的歌谣,是不是象现在这样。”她嘻嘻的笑着,笑声如琴瑟谐奏。

  “你有一位很好的妈妈,跟我妈一样好。”我轻轻叹了口气。

  “现在我们共赢了,每个人都有两个好妈妈?”

  “我是说认真的,要是我妈真有你这样一位儿媳妇,做梦也许都会笑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认真的呢。”

  张慕侧过头去,李小午也正在看着他,她的脸微微有些红,动人极了。“其实我真的很想感谢你,小慕,你知道吗?在我记事以后的近二十多年里,我是第一次有机会跟爸爸妈妈一起吃饭,第一次有机会一家人住在一起,只有今天,只有今天……”李小午的目光中突然有泪光闪烁。

  张慕大愕,“怎么会这样,你爸爸妈妈离婚了吗”

  “没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什么原因,从我记事开始,妈妈就拒绝和爸爸说话,可也没离婚。爸爸在城里有很好的住所,可妈妈从来都没有去过,那么多年来,她一直在乡小学教书,一直都没有变,我问过他们很多次,他们谁也不肯说原因,我一直猜想,肯定是爸爸背叛了妈妈,所以妈妈才会生气,才会恨他。可今天,想不到你的出现,使他们今天终于可以在一起吃饭,一起说话,谢谢你。

  原来如此,张慕在心里点了点头:“你放心,他们会好起来的,真的,这不是安慰你。”

  “为什么?”

  “因为我就注意到了你妈的目光,那是一种很复杂的眼神,但是我敢肯定,那种感觉,不是怨恨,不是仇恨,更象是遗憾”

  “同时,我觉得你妈一定是一个很善良、很善良、很善良的人,她是不会绝情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爱你,很爱很爱,难道你没发觉吗?在他们面前,你已经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孩子。也许所有人都不会知道,你是这样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你不要问为什么你没有发现,因为你身在围城,因为关心则乱。”

  李小午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看你平时呆头呆脑的,想不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的男孩子,小慕,你真是一个好男孩,认识你,是上苍对我的厚遇。”
八种距离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bazhongju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支教到巨星洪荒之罗睺问道诸天金手指虫屋法师乔安逆行神话快穿系统:病娇男神放肆撩绝代名师睡觉就能变强恐怖修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