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敛财人生

1349 重归来路(27)三合一

敛财人生 | 作者:林木儿 | 更新时间:2019-03-16 14:32: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正道潜龙最佳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秘书(超武归来)神级龙卫校花的贴身高手汉乡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太古龙象诀捡漏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重归来路(27)

   因着省亲一事, 这个年是别想好好过了。

   其实这过年,年年都一样,自家是无所谓好坏的,但这不是有亲戚朋友吗?这年节上,也不好失了礼数。

   细算算, 自家这边的亲戚倒是不多,也就走一下余家、齐家、张家这样的姻亲。好些朋亲,比方是私下里关系比较好的,又像是皇后的娘家承恩侯府这样的地方,自家都没时间走动了。

   家里稍微有点头脸的下人婆子,都被打发出去了。主人家没时间,没法赶过去给人家拜年,但这礼得给人家送去才成。

   说是正月十五省亲的日子,可这得从正月初八开始,贾家就不得闲了。

   先是宫里的太监出来先看方向,然后得规定, 在哪里更衣, 哪里燕坐, 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这可是正经的差事, 人家挑挑拣拣的, 能把一家老小指使的团团转。就算是觉得人家这是故意为难, 你还能跟人家吵起来?不管人家怎么说, 你都得接着。应对这样的事,贾家有办法。横竖不就是银子的事吗?先拿一千两银子来给送过去,把这一桩敲定了再说。可这宫里的太监也不是瞎子,贾家这么大的排场,一千两银子哪里喂的饱?该挑刺的时候一样挑刺。这不,又听他们在那里说,这更衣该用什么样的恭桶,燕坐要用哪种椅子,又有具体时辰的安排。把受礼的时辰和开宴的时辰设定的太近,估摸着家里的人都没来得及给娘娘见礼,这就得到开宴的时间了。遛一遛一家老小也就罢了,别弄的娘娘回来跟赶场子似的。况且那什么样式的恭桶,如今上哪里弄去?还有那坐的椅子,现做也来不及。就是要求的那些铺陈的东西,如今怕都是做不出来的。

   贾家哪里不知道这是送的银钱人家不满意了?

   贾琏就说:“请珩兄弟过来支应这一摊子事吧。要不然,这一天一万两银子扔出来,也不见得能喂饱这些人。”

   提个要求讹诈上一千两,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回去还跟王熙凤两口子嘀咕:“这娘娘在宫里当真受宠?”

   说的就是啊!

   要当真受宠,就不敢这么折腾人。

   这话思量的人多了,贾母就道:“许是太妃娘娘放下话来了,故意叫折腾的。”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王夫人也舍不得这笔开销,还跟贾政商量:“圣旨上只说正月十五上元这日省亲,却没说这省亲能呆上几日。若是三五日,还不至于叫娘娘在家里受委屈。这要是呆的时间长了……家里的银钱只怕就有些不凑手。如今把这银子都这么散给这些个太监,这以后可怎么处?娘娘归家来,一日各处开销下来,没有八千也得五千两。真要是住上一个月……”

   所以,还是得省着花用。

   贾政就皱眉,说王夫人:“如今可不同以往。珩哥儿的官职可都在我之上,哪里是说叫一声就能叫来的?”

   王夫人却道:“从自家论,那是族里的晚辈,没有不敬着长辈的道理。再者说,娘娘是一族的娘娘,娘娘好了,也自有他们的好处。从另一头论,桐丫头是咱们的嫡亲外甥女,珩哥儿也外甥女婿。这舅舅用外甥,哪里有那么些的客气?回头,不拘是玩件,还是吃食,叫人送去便是了。这才是亲近的相处之道。老爷如今只一味的远着那边,岂不知将来娘娘靠着那边的时候还多些。若是珠儿在,如今也是功名厚禄的,娘娘在外头也有个照应的人。可他偏是个短命的,宝玉如今又是那个样子……琏儿倒是亲近,可这到底是不长进。数了一遍,满族里算下来,竟是能给娘娘搭把手的,也只有这二人而已。珩哥儿能支应朝堂,桐丫头又十分得皇后喜欢。老祖宗还是超品诰命呢,可多少年都不曾入宫见贵人的面了。可她呢?三天两头的往宫里去,不是她递牌子要进宫的,是宫里的娘娘老是打发人叫她进去。还叫她带着孩子一并去。回来东西就赏了好几车,可见中宫的主子娘娘有多欢喜。你们男人家不知道这后宅里面的门道,这甄太妃已然是不中用了。若是皇后肯照看咱们娘娘一二,她在宫里何止是好过一层。因着这,不管以前如何,现下,其实是咱们求着人家的时候多些。保住了娘娘,就是保住了这个家。为了这个家,少不得厚着颜面,摆一摆长辈的谱,用一用人家。照我说,若是为了以后能好的,咱们也不白用人家便是了。哪怕最后给个八千一万的,也是咱们的心意。就是这么算下来,可比由着这些太监这么着讹诈,俭省呢。”

   把贾政说的越发的羞臊了。靠着这个靠着那个,合着就从来没想过靠他这个父亲。

   饶是这话都在理,可心里到底是不舒服。

   忍了半天才道:“那明儿打发琏二去请便是了。当真是啰嗦,你说了你的意思,说明白了难道我是那听不懂的?这么杂七杂八夹枪带棒的说了这么一通,又是为了什么。”

   说完,冷哼一声,甩袖就走。

   王夫人还在寻思,哪句话又惹他不高兴了,怎么就夹枪带棒了。还没琢磨明白了,周瑞家的进来,小声道:“老爷去了赵姨娘那儿了。”

   王夫人从来没觉得周瑞家的这么讨厌过。这个时候出去,不是去了那贱人哪里,能去哪里?偏要你来说。

   顿时觉得被下人看了笑话一般,她心里添了怒气,就说周瑞家的:“正经事盘的如何呢?我这晚上连个囫囵觉都睡不成,留着老爷做什么?跟着一起熬着?”

   周瑞家的呐呐不敢言,悄悄的退下去了。

   王夫人只觉得头疼的很,靠在榻上对着灯烛出神。好半晌才想明白了老爷恼了什么。随即她心里更恼了,难道自己说的不是事实?这个工部的员外郎做到什么时候是个头。若是能靠着娘娘,娘娘能生个子嗣,天家能赏赐个爵位下来,那才是有了保障了。如今,这家里……到底不比以前了。谁也不是傻的,琏二和凤丫头如今,生出了两股心。这爵位要是给了他们,这自家在府里越发没有立足之地了。珠儿没了,剩下个珠儿媳妇带着兰哥儿寡妇门第的,根本就支撑不起门户。能靠着的就是宝玉,可宝玉如今的样儿,不敢叫人往下想。探春倒是个有成算的,可到底是姑娘家。要是个小子是探春那样的品格,便是个庶子,也算是一两分指靠。再往下便是环哥儿了。环哥儿好不好的,是个儿子。性子若是憨厚心肠好,这便是真倚重他,也不是不行。跟宝玉两个一处,也是个臂膀。偏这孩子被他姨娘教的,最是个黑心烂肠的,压着别叫成才还罢了,若不然,宝玉那实心眼的孩子,不得被这坏小子给生吞活剥了。

   说到底,宝玉竟是连个帮衬的也没有。宫里的娘娘好一日,他便好一日……

   这么一想,她越发的睡不着了。蹭的一下坐起来,真要是为了宝玉好,这亲事就不能马虎。得找个能帮扶他的才成。

   思量了一圈,竟是觉得……真真是老太太找的亲事是最最妥当的。再没有比林家更合适的了。林如海身子是不中用,但撑上个三五年应该不是大问题。有个三五年,林家的小子也都成材了。指不定又是一个珩哥儿。有这样一个大舅兄,还有靖海侯那样的连襟,只要有家业,那便不愁日子不好过。就跟梁哥儿一般,原也不过是在市井里混日子的,有了珩哥儿这个妹夫,如今也是正经的官身,封妻荫子,以后的前程差不了。

   这么一想,这婚事只要成了,这梁哥儿的以后,便是宝玉的以后。她的心里不由的热切起来。只恨不能马上叫人,把黛玉接来。

   于是第二天一早,打发了两拨人,一拨去请四爷和林雨桐,另一拨去了林家,请林家的几个孩子。接彤玉和黛玉,顺便叫杨哥儿一块来。

   用早饭的时候,王夫人伺候贾母,还笑着说:“娘娘省亲,到底是多少年不见的热闹。叫几个孩子住过来,跟着热闹几日。”

   贾母这才满意的点头,“那几个孩子都是好的。桐丫头这是嫁出去了,要不然也留家里,跟我一道住着,闲来也能解解闷。”

   王熙凤就笑:“您老人家端是偏心,如今我倒成了没人疼没人爱的了?”

   “你是个猴儿性子,是没人家好。”贾母说的一本正经。

   王熙凤却笑了。‘人家’两个字用的甚妙!说的再亲,那到底是人家!

   林雨桐和四爷才吃了饭,结果请人的人来了。

   不光是带了请柬,写了信,还带了价值不菲的礼物,两辆车的东西往这边拉。

   过街走巷的,怕人家不知道似的。

   都这样的上门了,你再拿乔说不去,就有些不像话了。

   再说,贾妃再是如何,那是皇上封的。这里面不管有什么算计,都不能从自家这里露出一点端倪。因此,还是得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尊重。

   正说收拾着出门呢,贾瑕带着齐氏来了。知道是怎么回事,贾瑕就说:“哥哥嫂子忙去吧,家里我支应。”

   家里有个客人之类的,贾瑕帮着应酬。后宅的事交给齐氏,有些重要人家的仆妇来了,好歹见见家里的主人吧。至于蕴哥儿,这小子如今会认人了,等闲不要别人。但是幼娘是个例外。

   幼娘感念兄嫂,对侄儿那是真疼。有奶嬷嬷,有她不错眼的盯着,还有齐氏里里外外的操持,家里也没什么不能放心的。

   家里原来贾瑕的院子,还是原来的模样,一直给他留着。两口子便是在这边住上两月,也是使得的。

   去了贾家,这一天是不得闲的。

   跟着贾母,在大观园里转悠。哪怕是有肩舆,这也把人晃悠的够呛。

   主要是各处看看,查漏补缺。哪怕是活儿做的非常细致,像是用丝绢扎起来的花绑在树上,也要看绑的匀称不匀称,造型美不美。

   其实晚上的时候,你就是灯笼打的再多再亮,也照不到这边边角角。但贾家人好似真不知道元春回来能呆多长时间一般,那是真想做到尽善尽美的。

   彤玉和黛玉倒是也来了,这来了,是表示对皇家的尊重,别的意思,那真真该是没有的。这两人跟着到处瞧,偏彤玉见王夫人叫人调整丝绢花儿的浓密度,就笑道:“这还有好几天,若是遇上天气晴好还罢了,若是遇上或是雪或是风的,这一吹一刮一湿,可不得不成个样子。”

   原这话也就是说说。偏贾家当了真。

   贾母赶紧道:“去前面回了你们老爷,打发人拿了帖子,去钦天监,叫人帮着算算这几天的天气。倘若无风无雪便好,若是不是,咱们也好早做预备。”

   王熙凤打发人去了,便道:“我的老太太,这大正月里,哪里会没有风?”

   一开春,按照节气,得有四十天的摇头风。

   树梢子摇摇晃晃的,这是肯定。

   “所以啊,如今叫人赶紧预备着。又按着院子景致分做一片一片的,给各人照管。倘若是哪里不好了,随时替换。再是出不了差错的。”

   她这么一说,贾母就点头,跟薛姨妈和林雨桐道:“都说我疼她,她这样的,我如何能不疼。真真是处处都替我想在了前头。”

   贾母这一夸,王熙凤就哈哈的笑:“老太太既然夸了,那这少不得我更得卖弄一二了。不光是这绢花得预备着,便是那给娘娘用膳用茶的器皿,也得叫人多备着几套。倘若那个不小心或是摔了,或是碎了,不成了套了,当如何?上哪里现找好的去。也都一并的多预备几套放着便是了。更有那各处的花灯,真真是不管怎么预备,都怕不够。就跟林家大妹妹说的,挂的早了怕损了,挂的晚了又怕忙里出错,又是一个损毁。总归是怎么都是一个样儿,倒不如十三便叫人陆续的挂起来,依照绢花的样,也叫专人照管着才好。”

   薛姨妈就笑:“真真是凤丫头,再没有人比她这边更周到的。”

   再说外面,四爷来了,这些宫里的人精子们可都知道有些事是不可为了。也没少了银子打赏,但却不敢要的太过分了。

   昨儿没定下的事,今儿三言两语就给定下来了。

   到了初十这一日,又得去支应巡查总理关防的太监,今儿宫里的小太监得出来几十个,各处要紧的地方,这设置围幕遮挡。

   到了十一,连贾瑕齐氏和幼娘也得一并去了。今儿是贾家全族都得过去。有专门的太监过来教导礼节,从哪里出入,在哪里进膳,这里走几步,到时候哪里会叫免礼哪里会叫跪,走几步一跪走几步一叩首,都有严格的规定的。

   四爷才不去受这个罪,他陪着省亲的礼部官员和宫里的太监总管呢。

   而这些小太监也是机灵的,早早的就把林雨桐叫到一边了,然后送回家看孩子去了。至于贾瑕齐氏和幼娘,林雨桐叫留下来了。这是难得的礼仪课程,他们都缺这方面的教育,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跟着学学吧,也是长了见识了。

   而四爷和林雨桐,有礼部给的条陈。上面罗列着一项一项的议程,朝那边走几步跪等等等等。这些东西四爷和林雨桐都熟,看一眼就算了。再说,到了那一日,依旧是四爷应酬这些礼部官员,压根就不用进去。

   全族男女老幼的,除了那实在不能来的,都在呢。全族上下,谁不觉得荣光?但是想把素质参差不齐的人,教导的礼仪看的过去,可不容易。

   一遍一遍的起啊,跪的。贾母折腾了几遍,回去歇了。邢夫人和王夫人折腾了半天,脸都白了。王熙凤和尤氏是硬撑到底。

   别说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了。就是齐氏和幼娘,两人回来就连说受不住了。

   幼娘之前还对见娘娘有些期待,如今真是一点也不想了。她跟林雨桐道:“嫂子,我不去了,我在家瞧着蕴哥儿。”正日子是再不打算去了。

   林雨桐也不勉强:“行!我就跟人说你病了。”进宫这样的事都能请病假呢,何况这样的事。

   幼娘喜的什么似的,拉着齐氏:“二嫂,你也不去了吧。”

   齐氏大事上不糊涂:“你是姑奶奶,你能躲懒。我却不行,才进门的新媳妇,哪里能处处躲着。这以后叫人怎么说你二哥。族里的人我也该熟悉熟悉了。”

   正是这个话。

   林雨桐点点头,贾瑕这个媳妇是娶对了。

   反正是正月十一这一日,贾家人练这个礼仪一直练到过了子时,这才被放回去。

   到了十二日,宫里的人来了,贾家的人得陪着,把各处都齐齐走一边。还得把全族召集起来,进行彩排。过一遍,才都安心,省的闹了笑话。或是谁没做对,那就得一家子陪着再来一次。这上面却不能说徇私,礼向来都是大事。

   到了十三日,工部的官员连同五城兵马司的人,就开始打扫街道,驱逐闲人了。

   而贾家上下,也得开始将花灯,各种的大红的帐幔都得挂起来了。一家子多少个人都不够使唤的。

   这还得多亏外面那五城兵马司那边领着差事的是迎春的姑爷,贾家的女婿方时济。那么些的人,竟是没闹出一点事端了。吃喝拉撒这些,他也没给府里添乱,只说该忙就忙去,这边只交给他照应。不用问,这些人的这一日花销打赏,都是他自己个出的。

   饶是林雨桐和齐氏,也都被分派了任务,在园子里各处巡查一遍,可别出了什么纰漏。

   齐氏是没逛过这个园子的,林雨桐也有心叫她逛逛。可没走几个地方,齐氏就拉了林雨桐悄声道:“我怎么瞧着那些摆件,不对呢?”

   林雨桐‘嘘’了一声:“别声张。不对就不对吧,瞧出来的必然不止你一个。”

   王熙凤跟贾琏把真的都换走了,里面好些都是赝品。这些东西当时赖家是花了心思的,不是行家是看不出门道的。但要说这么多人,没一个瞧出来的,他才不信。

   贾政或许关注不到这么多的细节,但是贾赦也是金玉玩家,算是行家里手了。真假能瞧不出来?可这瞧出来的愣是不言语,为的什么?还不是早就猜出来是他自己的儿子媳妇做的手脚。跟谁远跟谁近,心里有数着呢。

   王夫人一味的忙,王熙凤在下人中间积威甚重,有那知道不妥当的也不言语。谁敢说着一定是有人闹鬼?指不定是家里的境况不好,真的拿不出来,得拿假的应付。

   齐氏书房门第出身,家底也厚,她这样的女子,有这样的眼光头一点也不奇怪。

   林雨桐一拦,她便不言语了。只要不是在自家巡查的时候出了岔子,叫人用假的把真的换走了就行。至于人家背后那些阴司,她也不探查。

   十三日忙完了,十四日,各处都来禀报说,一切正常,没有出岔子。

   但饶是这样,还是不放心,主子们各处的察看,哪怕没有发现问题,心里也不安稳。

   第二天就得省亲的日子了。贾家叫全族集合的时间是丑时末。也就是凌晨三点。又叫人再请林家,可林家就是初九那天林家姐妹去了,其他时间人家没去。这回又去请,林如海就打发人回话了,说林家乃是外亲,没有旨意,不好见。贾母这才罢了。又去余家。

   余家两口子都不在。这事跟余家可不相干。余梁忙着皇庄的事呢,怕来往家里不方便,把邵华和孩子都接到庄子上住去了,压根就不在城里。

   贾母只得说薛姨妈:“一家子骨肉,我那外孙就不说了,原也是领着皇差的。皇家的差事要紧,便也罢了。偏我那姑爷是个读书读迂的人。你可别学他!只早早的带了宝丫头来便是了。嫡亲的姨妈,可有什么见外的。”

   薛姨妈也正好想见见元春,看这次是把宝钗就带进宫呢,还是如何。

   因此上,回去之后又是准备银票,又是准备衣服,把要进宫带的东西各色都准备齐整了。竟是跟贾家的人一样,一晚上的,都不曾合眼。

   林雨桐和四爷是早早睡了的。说三点得集合,那这起来沐浴更衣,官员得穿官服,诰命要按照品级大妆的。

   不管跟贾家的关系如何,这样的大事上,面上绝对不能失礼。

   因此,差不多一点两人就得起来。

   昨晚上蕴哥儿都是跟着幼娘睡的。横竖也已经断奶了,不怎么要照管。

   起来吃了饭,洗漱更衣。

   五品宜人的礼服,颜色倒也鲜亮。林雨桐难得的自己给自己画了一个颇为精致的裸妆,自己把自己给美笑了。

   四爷看了就笑:“你这要是跟元春长的像,岂不是要生生压下人家的颜色?”

   才不是!

   她那是化妆了,我这是化完妆看不出化妆。要是还觉得我美,那自然是我生的本来就比她更美。

   这话一出,把四爷给笑的:“我原以为你要说,是在我心里,你最美呢。”

   林雨桐脸上瞬间就荡漾了,用手指勾着他的衣摆,抬头问他:“那我问你,在你心里,我是不是最美的?”

   四爷俯下身来,林雨桐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却不想他只在耳边低声道:“晚上告诉你。”

   林雨桐猛地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

   小样,你不亲我,我难道不能亲你?跟我来这一套,撩不到你,我不会用强的么?

   两口子一早起来耍了会子花腔,心情甚美。

   还要说话,外面就禀报说:“二爷和二奶奶等着呢。”

   二爷二奶奶是说贾瑕两口子。

   两房人,两辆马车,兄弟俩一辆,妯娌俩一辆。男人在前面集合,女人在后面集合。

   一家人到的时候,整条宁荣街都灯火通明的。贾家的人从规定的门入内,然后男女分开。

   贾母那边的正堂里,都是有体面的女眷。林雨桐妯娌一进来,王夫人就招手:“快过来,只你们住的远。也是我想的不周全,很该收拾两个院子出来,叫你们暂时住这边的。瞧瞧,这给折腾的。”

   贾母就说:“赶紧上两盏姜枣茶来。”

   林雨桐谢了,坐过去端着就喝。齐氏端着不敢喝,怕一会子迎驾的时候再丢丑。要是三急该如何。林雨桐示意她只管喝。等元春出宫都是晚上了,照着这个熬下去,还不得熬死个人,真不吃不喝了?

   她就发现,这屋里,还真没有谁真的吃喝。

   渴了,都是端起茶润一润嘴唇就了事了。

   等人聚齐了,天还黑着呢。外面就来报,说是老爷大老爷带着一家子的爷们,都去西街门外等着去了。

   屋里一下子就躁动起来了,想着怕是快来了。都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刚才坐了的,都起来抚平衣角和裙摆,那个抬手整理一下钗环,这个理一理衣服的盘扣。相互瞧瞧,都妥当了,这才往外面去。

   女眷们是不用到街口的,在府门前站着应着就是了。

   街口有围幕挡着,压根没人能看进来。

   到了府门口,该怎么站,又出现了问题。林雨桐和齐氏,按说该站的远一些的。

   贾母怎么会依,府里这么些的女眷,拢共也没几个诰命。

   得!站前面吧。就站在王熙凤的身后,比蓉哥儿媳妇站的还朝前。连齐氏跟着,也很有些地位。

   谁叫珩哥儿如今在族里身份不一般呢。族里人不气这个,气的是薛家的人,竟是也站的靠前的很。嘴上不说,白眼没少翻。

   林雨桐也觉得有意思的很,贾母昨儿说叫薛姨妈和宝钗来,今儿真就只这母女来了。那香菱按说是薛家的媳妇子,不管怎么着,大面上的礼数是不该错的。要么你们都来,要么都不来就算了。却偏偏撇下香菱。叫人难免就想着,薛姨妈是迫不及待的想把宝钗往宫里送的。

   今儿宝钗的打扮,跟三春又不同。粉色的衣饰,两颊的红晕,越发的衬的人比花娇。

   正月十五的早上天不亮,站在门口吹风。那滋味别提了。

   正不耐烦,就听到远远的似乎有马蹄声。

   可不正是马蹄声吗?

   这太监也是妙人,到了地方,不等人问就下马,直接奔着四爷去:“……宫门一开就给您送消息了,不想还是晚了。您多担待。如今时辰尚早,不用这么等着。到了时辰,打发人禀报您,不会误了事的。”又说:“……未初用晚膳,未正到宝灵宫拜佛,酉初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只怕戌时初刻才能起身。”

   戌时初刻,也就是晚上七点才能从宫里动身呢。

   如今早上六点都不到的样子,且早着呢。

   这边的人还没走,宫里又有人来,这个四爷认识,是太上皇身边的人。是来给四爷传旨的:“……叫您今儿带着夫人和公子进宫去领宴赏灯,等贾妃娘娘要出宫的时候,您再出宫也不迟……”

   贾家的人瞬间就觉得与有荣焉,催着四爷赶紧的回去准备进宫的事。

   那边又打发人去请林雨桐。

   女眷这边瞬间喧哗了起来,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十五赏灯向来都是皇家自己玩的,偶尔请一两个重臣以示亲近。没想到今年轮到自家了。

   这进宫去,如果不是正事,便也不用这么正儿八经的穿着诰命服,这般回去少不得又得更衣折腾。

   贾母和王夫人就催:“赶紧的去,可别耽误了。”

   林雨桐把齐氏拜托给王熙凤照顾,这得在这里耗费一天的时间,没人看顾她还不放心。

   王熙凤就推她,扯着她走,一路往出送,顺手打发人叫车:“你也忒的爱操心,知道你是好嫂子,还怕我们吃了你那妯娌不成。快些去吧!”

   齐氏笑着摆手,叫林雨桐只管放心。

   这妯娌处成这样,不少人都善意的笑。

   薛姨妈跟贾母低声道:“真真是两个好孩子。”

   其实进宫领宴且早着呢。两人回去又睡了一觉,起来吃了午饭,然后又沐浴更衣。

   说元妃是未初用晚膳,这也不算是错了。过午不食,有利于养身。

   那么四爷和林雨桐只要赶在未初,也就是下午一点之前进宫就行。

   宫里的女眷今儿都在一处,王妃们也都进宫了。一处说说笑笑。林雨桐不是第一次跟这么些人相处,彼此也都认识,见了礼,皇后就问:“怎么不见带孩子进来?”

   林雨桐就道:“赶明儿带进来给您请安,今儿宫宴,哭闹起来搅扰了娘娘。”

   太上皇叫带进来,偏人家没带,还不当一回事。

   这些王妃就不免侧目。只皇后笑道:“怕是贾大人又少不得被父皇埋怨。”

   说的跟亲近子侄似的,全然不当一码事。

   元春也坐在一边,听着笑着。

   吃了饭,边上有女官提醒,皇后才罢手,说元春:“今儿是你的大喜日子,去吧!早去早回。”

   元春起身行礼,这才慢慢的退出来,很是谨慎小心。

   皇后就说林雨桐:“本该也早点放你出去。可这出去了,少不得被拉着在那边等。最是累人不过,等到了时辰,你掐着点回去……如今,只安心在宫里受用半日便是。”

   真真就是留到了灯都点起来了,得有晚上六点的时候,四爷才带着林雨桐出宫,也不另外换衣服了,只奔着贾家那边去。

   到的时候,男人们都在西街口站着,四爷顺势下来。林雨桐继续往里面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惚,当真是流光溢彩,珠宝生辉。

   王熙凤跑过来拉林雨桐:“快着些,娘娘快到了。”

   “还早!”林雨桐就道:“只怕现在才从宫里出来。”

   别人是好些年不见娘娘一面了,她却是刚跟元春分开。王夫人扭身想问一句娘娘可好,想着马上就见到了,便也罢了。

   又是半个时辰,估计都有八点吧,远远的才听见奏乐之声。

   这声音一起,众人皆得低着头。以示不敢冒犯天家威严。

   远远的仪仗行来,林雨桐就看到四爷跟礼部的官员并行朝这边走来。四爷又朝林雨桐打了手势。

   林雨桐低声问王熙凤:“这些官员的礼可都备下了。”

   王熙凤低声道:“备下了。足足八人份的。”

   “八人不够。”林雨桐就道:“今儿来了十六个人,谁也不好得罪,你且迎着娘娘,我去瞧瞧。”

   然后起身走了。

   其实这种礼没个标准,八份分成十六份,也是使得的。过了今天,谁还能找后账?

   四爷不过是不想叫她在外面那么跪着罢了。

   这大冷的天,光是仪仗走完,就得好一会子,还陪着往里面去,这一路依旧还是走。再往里几步一叩首,哪怕是免了礼,可这端着身子走完这么一段路,也是不容易的。

   干脆两人都躲了。等到一会子都忙完这些个了……她再过去。 166阅读网

  
敛财人生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liancairen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苍灵天下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大玄后黑森林之主重生西游之妖僧医门宗师说好的末世呢体内住了一只神我的全世界就是你漫威盖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