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犬妖降临逗个妻

Part 291 画眉山洞窟

犬妖降临逗个妻 | 作者:犬犬 | 更新时间:2017-05-13 07:11: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都市透视小神医最佳女婿修罗武神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这个保安有点邪最强神医王者风暴万古最强宗最强升级系统
  鹤姬被关了两日,受尽了折磨,冰水,雷击,窒息,每日每夜不停,耗尽了她的精神,如今是连站都没有力气了,卷缩在水池中陷入了昏迷。

  云叱并不会因此放过她,即便她晕了,他也有办法让她醒过来。

  “起来!”

  草药是个好东西,能制毒,亦能制药,要让人苏醒过来,多添些醒脑的薄荷叶就成。

  鹤姬被刺鼻的清凉呛醒了,咳嗽不止,刺骨的冰凉让她浑身发颤,身上的皮肤因雷电焦红,因未有上药消炎,已开始化脓,这般折磨下她发了高烧,烧得有些头脑不清,面对云叱,她有些呆滞。

  云叱伸手抓起她的头发,将她拖起来,“别以为装可怜我便会饶了你。”

  他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对待鹤姬如同对待一只蝼蚁。

  鹤姬浑身疼痛,意识飘渺间她抿了抿冻得发紫脱皮的嘴唇,“阿羽”

  她始终坚信他会来。

  听到白羽的名字,云叱阴暗了脸色,恼怒地将鹤姬推入池中,用手将她的脑袋往水里摁,“不许再叫这个名字!他是个野种,是个孽障,是下三滥的东西。”

  他对白羽有着很大的敌意,手上的力道不轻,摁得鹤姬的额头冲撞在池底的石块上。

  鹤姬因无法呼吸,本能地挣扎,冰寒和缺氧让肺滚滚火烧,像是要炸裂了,额头被石块撞鲜血淋漓,一丝丝,一圈圈的血色在水中漾开。

  即便思绪集中不了,她仍是感受到了来自云叱身上那如火般滚热的恨意。

  这不像是因为主人受了伤害而感到义愤填膺的情绪,是一种更加深沉的恨,还有一点嫉妒

  鹤姬承受不住地晕了过去,四肢无力的张开,像浮尸般漂在池水上。

  云叱消停了,将她拉出水面,洒了些醒脑的药水迫使她再次醒来。

  “咳咳咳咳”

  如此循环的折磨,鹤姬面色惨白,一双杏眼无神的厉害,完全找不准焦距,因咳嗽不止,她猛然间吐了。

  云叱被吐了一身,酸臭的气味令他暴怒,对着她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暴戾不足以形容他的愤怒,俨然是一头疯魔的野兽。

  鹤姬扑倒在水里,气若游丝间依然懂得反抗,抓起池底的石头向殴打自己的人砸了过去,她并没有什么力气,眼睛也有些看不清,准头便有些差,完全没伤到云叱。

  云叱恼怒下,用脚踩着她的脸。

  她动弹不得,只能听他辱骂,说了些什么,她其实已听不清了。

  阿羽

  她苦笑着我怕是要等不到你了

  **

  此时的白羽已和黑翼进入了画眉山,瘴毒被预想要厉害,进山后视野受阻,能见度几乎为0,兜兜转转了几圈,白羽发现始终在一个地方转圈,根本没有进入山的腹部。

  “大人,这瘴毒好生厉害,先前皮肤接触到一点便黑了一块。”黑翼捋着自己的手,上头已戴了手套,除此他也打开了保护用的妖气屏障,勉强避过瘴毒的侵袭。

  “这瘴毒很诡异,不像是天生天长的。”这么厉害的毒,若是山中自带,过于可怕了些,来源也是个未知的迷。

  “大人,已经几个时辰了,可走来走去风景都一样。”

  “稍安勿躁”白羽很冷静,来前就预想过这里的状况,他好奇于瘴毒如此厉害的情况下,这里的草木是如何能活的。

  擅毒的人都知道一个规律,那就是再毒的东西,七步之内必有克星,但此处植物很多,多为稀奇之物,即便是他也未曾见过,不能很好的判断这其中有没有那瘴毒的克星。

  “大人,小心!”黑翼伸手扯住他的披风。

  白羽紧急停下,只差半步,他就跌落悬崖了。

  瘴毒雾气很浓厚,一是能使中毒的人迷失心智,二是浓厚地阻隔了视线,无法看清前路,此地多有悬崖,要是一个不注意就会踏空跌下去。

  白羽见黑翼嘴唇开始发紫了,知晓他中瘴毒了,这毒气就是有妖力屏障护着也会缓缓渗透进去,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黑翼,你中毒了,赶紧吃药!”他嘱咐道。

  黑翼一骇,掏出袖袋中的锦囊吞了一颗药丸子。

  这是来前白羽和鹜娘制作的,并不一定对瘴毒有用,但天下的毒万变不离其宗,预防和压制也是一种方式,何况他极为擅毒,制出一些紧急用的并不难,就是不知道能撑到何时。

  他瞥了一眼握在手里的轩辕剑这般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只能放开胆子来了。

  “轩辕,你可能用剑气暂时将这瘴毒吹飞?”

  “可以,但若是如此做了,你要找的敌人恐怕会马上发现你的踪迹。”

  轩辕剑的剑气能劈开空气,瘴毒自然不在话下,但是一旦发力,灵气激涨,除非对方木讷,否则不可能不被发现。

  “我与黑翼在此地已转了几个时辰,在这么下去瘴毒会侵入肺腑,若然找不到解药,只会死路一跳,我计算过,走了几个时辰还是同样的地方,恐怕这地方应有结界守护着。你且轻轻释放剑气,不需要将瘴毒全部吹飞,半径三米以内便成,只要不碰触到结界的警戒线,踪迹应该不会被发现。”

  轩辕剑明白了他的意思,“好,我试试。不过你也知道我的力量很大,控制起来没那么精细。”

  “无妨,你且先试试,若真让人发现了,我再想其他法子。”

  时间不等人,已拖了许久了,再晚,他真担心鹤姬会熬不下去。

  轩辕剑扬起了剑刃,划了个半圈,微微散出些剑气,它乃神器,剑气一出便尘土扬起,刮起一阵风,将瘴毒吹拂了出去,已是极轻的力道,但动静仍是很大。

  “可以了!”白羽叫停。

  它立刻停下,堪堪将瘴毒吹了有三米远,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随着风势,瘴毒还会回来,但对白羽已很有用。

  毒气没了,视野便清晰了,他观望四周,发现了一处与其他不同的地方。

  “黑翼,将那颗紫色的草拔出来。”

  黑翼照他的吩咐去做,那紫草约摸一只手肘的长度和粗细,生得极为诡异,莹莹冒着紫光,碰触时叶片很粘稠,微微一拉便是一条丝。

  “大人,这是什么?”

  白羽嗅了嗅紫草的气味,有些辛辣,但嗅闻后,鼻尖清爽不少。

  “这或许就是瘴毒的克星。”

  “哎?”

  “你瞧见了,周边的树木都是黑色的,唯有此物黑中带紫,且根深叶长,也是唯一的活物。”所谓活物便是这粘稠的汁液是流动的,说明它一直在生长,而不似其他植物,看着有形,轻触之后便会灰飞。

  最有意思的是它的数量比其他植物都少,且藏在其他植物后面,若不是毒气散了,根本寻不见。

  “试试总不会有错。”他摘下草叶便要往嘴里塞。

  黑翼惊叫,“大人,万万不可,若也是毒物怎么办?”他将草叶夺了下来,“让属下试,若是没问题,大人再用。”

  说完,他便将草叶塞进嘴里咀嚼。

  这味道难以言喻,像是腐臭的豆腐,又似馊掉的泔水,只是沾了一口,黑翼就想吐,可粘稠的汁液在舌头上化开后这股难受的味道便慢慢消失了,略有些清凉的薄荷之味。

  吞完后,黑翼等着效果,也做好了被毒死的准备。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他觉得身体轻盈了些许,紫色的嘴唇也好转了起来。

  “大人,果然有用。”他惊喜道,将手上的草叶递给白羽,“大人,您也快服用。”

  白羽吃了草叶,与黑翼的状态一样,先是恶心,而后是通体舒畅。

  这一招险棋果然没有走错。

  “我们走!”

  有了这紫草便不用再怕瘴毒了。

  两人谨慎地一步步往前,虽有轩辕剑开路,但瘴毒的雾气也着实厉害,吹开了,也会很快再回来,因怕被人发现,暂时也只能这么来,至少现在他和黑翼是安全的,还无人知晓他们已经进山,若然让轩辕剑扩大范围,他担心会触动到防御的结界,反而得不偿失。

  “大人,此处我们走过”黑翼查了一下标记,果真是来过的。

  “换个方向。总不过八个方向,一个个试,我不信找不到路。”

  有事者事竟成,若然再加上头脑出众,那么再难解的谜题也会被解开,两个时辰后,白羽和黑翼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路,一路前行,终是进入了画眉山的山腹。

  山腹多是山洞,一眼望去便能找出**个,但进去了都是死胡同,且都是小山洞,什么都没有。

  “大人,此处的山洞为何会有这么多。”黑翼找得眼都有些晕了。

  “都是障眼法,避人耳目罢了,肯定有一处是大本营。”白羽找了处高地,尽可能地俯瞰周边的大环境,山腹之地的毒气没有外围浓厚,稀薄了很多,相信这也是为了便于人来往和驻扎所致,待久了视野再不清也习惯了,何况他是鸟妖,视力比其他妖族都要好。

  “大人,喝点水吧?”

  这一路来,分不清白日黑夜,也不知过了多久了,进来到此白羽都不曾用过吃食。

  “我不渴。”他急于找到鹤姬,其他的便无心去计较。

  他细细探查着周围的环境,若是有人经常出路,地面肯定会不同与其他的地方,脚印,倒塌的草木,机关摩擦的痕迹,他不信云家的人能藏得毫无破绽。

  搜寻几番后,果然让他找到了一处地方。

  “黑翼,前面!”

  黑翼刚喝下水,听他一喝吓了一跳,喷了出来,来不及擦嘴地问道:“在哪!?”

  白羽飞了过去,那是一处山洞,但洞上还有一个洞,却是被草木遮蔽了,他会发现完全是刚才观察时觉得那些草木倒的方向过于整齐了一些。

  “进去看看!”到达后,他率先拨开草丛走了进去。

  “大人,您小心些,还是我在前头的好。”黑翼极为忠心,这种送死的事都是抢着干的。

  白羽担心会有结界保护,走得缓慢,为了安全起见,他用了轩辕剑开路。

  轩辕剑一路往前,还未到达尽头,已敏锐地发现了结界的屏障。

  “白羽,前头有结界,而且很诡异。”

  “诡异!?”洞里视线很黑暗,他看不到尽头。

  “不是一般的结界,并非妖力制造出来的。”

  白羽皱眉,“不是妖力,那是何物。”

  “不清楚,我也是第一次见,且即便我是神器,亦能感受到它的威慑力。”

  “你破不了?”

  “难说。”

  轩辕剑所言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待到白羽进去了看到后便是脸色大变。

  这哪是什么是结界,分明是鬼魅之结,是用元丹魂魄所铸造出来的结界,即便是肉眼,也能看到在封锁的屏障上那无数的魂魄,如鬼魅一般爬来爬去,像一张蜘蛛网,爬满了蜘蛛那般,情景之恐怖,世所难见。

  光是这一个结界,所牺牲的人命,怕是有上万条,乃至更多。

  鬼魅之结,正是山海界禁术之一,就是拿命造出来的结界,牢固不可破,除非施术者本人。

  轩辕剑也很诧异,这种禁术竟然有人会学,且学得如此精湛,这结界凝结了太多的戾气,即便是它砍过去,也是要被反噬的。

  “大人,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结界?”

  它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子,束缚着魂魄,不让他们自由,他们只能爬来爬去,像在地狱血池里挣扎一般,因没有自由,只能嚎叫,能不能感受到外界不得而知,但有人靠近时,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都‘望’了过来,他们其实都已成了傀儡,黑漆漆的枯木状,干瘪的四肢和躯体,叫嚣嚎叫时表情狰狞,但根本没有眼珠,可就是‘望’过来了。

  是硬闯,还是撤退成了白羽心头的一道难题。

  若是闯了,没法预料这结界被触动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但他可以笃定鹤姬就在这结界的后面,只要进去了,他便能找到她。

  “大人”黑翼从来没害怕过,如今对着这样一张用命做出来的结界生了怯意。

  白羽闭了眼,握紧拳头。

  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与鹤姬相比,她是他的命。

  “轩辕,你可曾记当初我与你的誓言?”

  “记得。”这也是它留在他身边的原因。

  “记得就好!那么,今天无论何种情况下,你都必须以鹤姬的安全为第一。”

  “那你呢,你若死了”

  “不,我不会死,你只管保护鹤姬。”他准备孤注一掷了。

  话落,他飞了过去,直闯鬼魅之结。

  因他的触动,鬼魅结上的万千魂魄嚎叫起来,听起来极为恐怖,比那修罗地狱鬼哭狼嚎还要凄惨百倍,它们舞动着四肢想要将敌人拉扯过来撕裂他们。

  “大人,这些东西太难缠了!”黑翼没想到惊动后的结果就是面对数量这么多的敌人。

  “小心些,不要靠得太近,那结界亦有吸人魂魄的力量”

  说到吸魂魄

  白羽心中一明,取出了崆峒印,“崆峒,你可能吸取他们的魂魄?”

  “这些都是受了鬼魅之结束缚的魂魄,已如孤魂野鬼,吸了也没用,一样会逃脱,但我应该可压制他们一二。”

  空洞印发挥了效用,与鬼魅之结死扛了起来。

  洞府中,云叱已知晓了有人闯了结界,族人述说了敌人的模样,他一听便知是白羽。

  “好啊,白羽这个杂种来了,我正愁没机会宰了他。”他抽出一把血红的剑刃冲了出去。

  池水里,鹤姬听到了白羽的名字,扯了扯嘴角。

  他来了终于来了。

  那她还要再撑一下,再撑一下。(83中文网 )
犬妖降临逗个妻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quanyaojianglindouge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城原始异兽饲养师我是哥斯拉之无限乱入都市透视小神医杀手妈咪:天才宝贝腹黑爹漫游红包群真想吃口饱饭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姐妹花的最强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