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杀破狼

第90章 真假

杀破狼 | 作者:priest | 更新时间:2019-02-11 18:46: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美女总裁的超级秘书(超武归来)正道潜龙汉乡都市极品医仙武极神王夫人们的香裙神级龙卫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两江沿岸一场大雨下去,并没有北方那种雨过天晴的碧空如洗,反而越发的闷热起来。

  江北驻军本是一支真真正正的杂牌军,在钟老将军手下不过一年多,已经很有样子了,倘若顾昀他们闯入的敌军阵营也有这样的素质,大概也没那么容易被他们闹个天翻地覆。

  顾昀与钟蝉牵马并肩而行,谁都没有穿甲胄,谁也不嫌谁走得慢。

  “我这些年一直没怎么闲下来过,”顾昀道,“上次和师父聊天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安定侯私下叫师父,钟蝉也没客气,面不改色地就生受了,回道:“小侯爷越发沉稳了,要是老侯爷还活着,看见您有今日成就,大概也能……”

  顾昀接道:“打死我了。”

  钟蝉一愣,刀刻似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吝啬的笑容:“无需妄自菲薄。”

  江风自南而来,空中微微含着一点水汽,让人觉得周遭湿漉漉的,顾昀拂开未束的头发,一言不发地望向南岸方向,想起亲眼目睹的荒村与白骨,脸上的笑容渐渐黯淡。

  钟蝉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伸手拍了拍顾昀的肩头:“气数一事难以概述,莫要说我等凡人,便是圣人也难以逆世而行,我倚老卖老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为今之计,莫说是老侯爷,就算是你那外祖武帝在世,也未必有什么益处,咱们尽人事,听天命,问心无愧就是。”

  顾昀愣了愣,他这老师,真的是熟读兵书、文武双全,当年教他的时候,也是真的不近人情,不料这些年浪迹江湖,整个人也跟着旷达了不少。

  钟蝉:“陆上打仗咱们不怕,主要水军还差一口气——你看那西洋人,要么走海路,要么临江,他们也知道这一点,这些日子怎么打水战,我有些心得,还不太成熟,这几天你也不走,有空咱们好好合计合计。”

  顾昀一点头:“我知道,咱们的海蛟也不行,这回正好缴了一台西洋蛟,回头让葛晨带回京,看看灵枢院有什么想法。”

  钟蝉叹道:“兵可以训,战备与紫流金,老朽就真的爱莫能助了,只能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尽量周旋。”

  顾昀眉目一动,隐约知道钟老将军想和他说谁。

  果然,下一刻,钟蝉道:“雁王少年时在我身边待了几年。”

  顾昀:“是,我知道,叨扰师父了。”

  钟蝉:“那你知道临渊木牌在他手上吗?”

  顾昀顿了顿,想说“不知道”,又觉得有点亏心,只好实话实说道:“他没跟我提过,不过大概也有些猜测……想来要不是临渊阁,杜财神等人也那么顺当地支持他。”

  钟蝉“唔”了一声,又道:“雁王少年时,少有年少之人的骄矜,为人自持冷静,性情有些执拗,但并非一味自怜自赏之人,知道好赖,懂得仁义为先——比你小时候强得多。”

  顾昀:“……”

  钟蝉瞥了他一眼,眯起眼睛,露出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一纵即逝:“但我这么看着,少年人不轻狂,有时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他早熟得有悖人性,必是幼年时受苦太多之过——蛮人巫女的事,我也听陈家的丫头说了,你打算怎么办?”

  顾昀没有很快回答,沉吟了片刻。

  钟蝉道:“乌尔骨缠身,并非他个人意志,我有时候想着,我对他诸多疑虑,其实也并不公平,倘若他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寻常人,无论如何我不该说什么,可他不是,他身上连着国祚——子熹,如今朝中一个雁王,牵一发而动全身,离不开他,也不能全依靠他,你明白吗?”

  顾昀大概听明白了钟老将军的言外之意——自己留一手,不要让雁王权力太大,必要的时候想方设法以军方之力挟制他,当退则退。

  但顾昀没有接这话,只说道:“我会看着他的,师父您放心。”

  钟蝉一皱眉:“我知道他从小跟着你长大,情义深厚,但你能看着他多久?陈家这一代家主是那个丫头,才这一点年纪,十年八年之内,不见得能指望上她,雁王的神智能撑得下那么久吗?”

  “我活一天,就保他清醒一天,”顾昀道,“即便有一天他真的失控,我也对付得了,数万玄铁营还在西北守着国门的,不会让他乱来。”

  钟蝉微微一愣,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听出了顾昀话音里的别样意味。

  就在他们两人在背后瞎担心的时候,长庚与徐令带着顾昀拨给他们的二十个亲卫来到了江北扬州,他们一行人扮作流民实在强人所难,便扮做商人,只说是杜财神麾下临安府一处当铺分号的掌柜,因为打仗被迫迁移至江北,一直没什么事做,这回商会向皇上请命沿运河建厂安顿流民,虽然朝廷尚未批复,但估摸着有谱,于是令其北上做前期的考察。

  那临安当铺的名字,掌柜身份年龄正好与长庚对得上,杜万全那边早安排好了,就算有心人去查,也查不出什么破绽,故事编得天衣无缝,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扬州。

  无论如何,杜财神如今是举国上下的财神爷,被长庚刻意一捧,大商会上一封折子能直达军机处,俨然是一副大皇商的气派,比地方小官强多了,杜财神的人,当地府衙官员于情于理得见一面——哪怕杨荣桂这个吕家人实际与杜万全不对付,面上的功夫也需做到了,在飞檐阁设宴请了长庚他们一顿。

  自从洋人入侵,举国动荡开始,年节时的宫宴都大大削减了,起鸢楼倒下至今没能再站起来,徐令觉得自己好久没见过这种纸醉金迷之地了。“飞檐阁”在此地素有令名,又给人叫做“小起鸢楼”,虽然没有当年摘星台与云梦大观的恢弘,精巧奢靡却俨然更胜一筹。

  京城禁止寻欢作乐已经很久,此地却天高皇帝远,全然没有人在意,飞檐阁楼上“咿咿呀呀”唱小曲的声音隔着一条街都听得见,进进出出都是红男绿女。

  徐令看得直咋舌,目瞪口呆地对长庚道:“王……掌柜的,贵府上有这等气派吗?”

  长庚摇头笑道:“哪里,温饱而已,我家那位有点钱都拿去补贴一帮孤儿寡母了,心里没个成算,我看他改天非要变卖祖宅不可。”

  徐令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不是空置的雁王府,而是安定侯府,“补贴孤儿寡母”,约莫是死伤抚恤,前些年没打仗的时候,国库困难,皇上有意削减军费开支,那一点抚恤金一再减少,还不知要跟户部兵部扯多少次皮,那些人总是能拖就拖,能推诿就推诿,就这样,仍然有要不出来的时候,安定侯亲自来讨倒是还好,然而顾昀不定几年回京一次,总是鞭长莫及,想来少不得自己补贴。

  太平时便这样怠慢,如今打仗了,皇帝金口玉言一句“举国上下所有物资以各地驻军为先”,倒是又把人家摆出来了……想必过几年倘若真的能收复失地,满城未亡人还是得靠灯下补衣维持家用。

  徐令心里越发不知是什么滋味。

  长庚低声对他说道:“一会咱们两个穷光蛋恐怕要露怯,不要紧,他们就是为了让咱们露怯看笑话,我也准备了一场笑话等着看呢。”

  徐令此时决定唯雁王马首是瞻,闻言二话也没有,满腔肃清社稷的雄心壮志地跟着长庚进去了。

  这顿宴请是以杨荣桂的名义请的。

  杨荣桂——也就是吕侍郎那姐夫,名为两江总督,听着是十分威风,其实在此非常时期,权力并不大,首先江南全不归他管,江北驻军单独自治,淮南一代大部分也不归他管,所辖地区不过就是扬州府附近的一点地方,仓促提上来,是想用高配的封疆大吏打理协调好四方流民,稳定前线后方,倘若得力,将来收复失地,依着杨荣桂的功劳,八大总督之一必然是能长长久久、真真正正地做下去的。

  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那杨荣桂自上任伊始就对江北现状多有不满,屡次酒醉后与心腹抱怨说自己顶着总督之名,实则不过区区一府尹云云。

  然而杨总督纵然眼下满头包,傲慢依然之气不减,加上背后是吕家,天生与杜万全支持的朝中新贵不对付,自然不会亲自来见几个商贾,只派了扬州府几个闲得油嘴滑舌的芝麻官作陪,席间扬州府尹纡尊降贵地露了一面,坐了不到一屁时,说了些空话,还没等说完,一个随从进门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扬州府尹郑坤突然脸色大变,站起来就走了。

  徐令化名张大福,他天生脸白,一喝酒就上脸,显得格外憨厚,硬生生装出了几分醉意,有意无意地打听道:“哎,酒不过三巡,郑大人怎么走了?”

  旁边有人笑道:“张兄有所不知,本来杨总督也是要亲自来相见的,可你们这趟来赶得不巧了,听说那位……”

  他颇为轻佻地伸手比划了个大雁扇翅膀的动作,小声道:“正好今日刚到扬州府,杨总督带着一帮大人们亲自去接了。”

  徐令以为自己理解错了,震惊道:“谁?”

  “怎么,张兄不知道吗?”陪客的喝多了,舌头也不大利索,喋喋不休道,“雁王,雁亲王,那可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这点破事我真不愿意提,前一阵子有个刁民不知怎么告状,闹到京城去了,皇上也真当了个事,居然把雁王给派下来了,那位可是个大祖宗,不伺候好了,赶明我们弄不好都要斩首示众。”

  说着,此人还摇头晃脑地补充了一句:“咱们清白着呢,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便他查,哈哈……只是杨大人他们全程陪着,是太辛苦了。”

  徐令没听完,目光就“嘎吱嘎吱”地转向了席间的长庚。

  真的雁王在这里,杨荣桂他们接了个谁回来?

  雁王冲他轻轻笑了一下,不客气地夹了个水晶饺扔进嘴里,不吃白不吃。

  先是闯敌阵,随即又是大变活人,亏得徐大人虽然一介书生,但会变通、有机变,否则这一惊一乍的,绝对会被雁王吓死。

  食不甘味地吃完了一顿宾主都不欢的饭,徐令替自己和雁王打发了几个缠上来的舞女,匆忙回到客栈,确定两侧无人,才关门低声问道:“王爷,怎么又有一个……”

  长庚笑道:“杨总督耳目众多,必定知道钦差几时离京的,倘若不给他见一见京城来使,岂不让他疑神疑鬼?”

  徐令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说道:“那杨荣桂是见过王爷的,倘若露出破绽来怎么办?”

  “见过一两面而已,都没在百步以内说过话,没有那么熟,我那位朋友会一点江湖手段,扮别人扮不好,扮我还是靠谱的,放心。一会马上去休息,咱们晚间有安排。”

  徐令一听,这想必是要夜探流民所了,精神一振,当即精神一振。

  半夜三更,两人便带着两个玄铁亲卫悄然出了城,直奔郊外流民所而去,所谓流民所,其实是城郊以外收容流民的几间窝棚,眼下正值闷热夏天,露天住着也不冷,附近有一队守城的官兵看着不让他们闹事,临街还有几口大锅,想必是平日里舍粥领饭食的地方。

  半夜三更,流民所里静悄悄的,一个玄铁营的亲卫率先潜入,脚步极轻,连树底下趴着睡觉的流浪猫都没惊动。

  徐令低声道:“王爷,有点不对劲,有疫情的地方一般有石灰标识,地上也会撒草药汤,不该怎么静悄悄的。”

  长庚神色不变:“杨荣桂既然知道我们来了,就不会全无准备,看着吧。”

  他话音没落,方才进去的玄铁侍卫一道黑影似的滑了出来:“王爷,这流民所里只住了三十来人,大部分是青壮年男女,未见疫情发作的迹象。”

  “江北十万流民,扬州城外的流民所只有三十几个人?”徐令冷笑道,“杨荣桂未免太拿人当傻子糊弄了,里面住的人是不是还个个油光水滑,一副吃饱穿暖无忧无虑的模样?我看多半是雇来的假流民。”

  侍卫问道:“王爷,怎么办?”

  “两眼一抹黑不是办法,”长庚低声道,“先想办法联系了然大师,让兄弟们这两天在附近转一转,看有没有蛛丝马迹,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不信杨荣桂能一手遮天。”

  这天晚上,一匹快马离了扬州城,带着密信北上入京,告知京中大小野心家们,雁王已在斛中。

  同时,江北一带地方城防官兵连夜接到两江总督调度,便装前来,暗中增兵扬州府,整个扬州府内依然歌舞升平,却俨然已是外松内紧。

  京城中的毒蛇们等着一击必杀,正在耐心潜伏,沉寂非常,除了沈家老太爷突然重病之外,仿佛没有发生更大的事。

  沈老爷子连着数日卧床不起,太医流水似的进出,连陈家神医都亲自上门,眼看着要不好,沈府下人跑了几趟棺材铺,像是要准备后事的模样,三夫人再混账也不好在这时候说什么婚事,联姻一事只好不了了之。

  沈易为照料老父告了假,闭门不见客。

  这日黄昏时分,每天来沈府点卯的陈姑娘照常乘车离开,并未引起暗中盯梢者的注意,行至陈姑娘在京城中落脚的僻静小院,车门打开,里面却飘出一串琴声并一个男人——正是本应尽孝床头的沈易本人。

  沈易客客气气地对车里人拱手道:“多谢陈姑娘。”

  陈轻絮膝头放着一把琴,欠身道:“将军多加小心,如有调遣,尽管吩咐。”

  沈易多看了她一眼,他不知道临渊阁的事,只道这姑娘无官无职,无权无势,不过一介寻常江湖儿女,一路却肯风餐露宿地跟着他们从军吃沙子,有求必应,心里着实感激,正色道:“陈姑娘高义,有名侠风范,在下着实佩服,大恩不言谢。”

  陈轻絮似乎是笑了一下——她笑起来不明显,怒起来也不明显,尘世宠辱,仿佛没有能动摇她的,指尖一串琴音铿然而出。

  沈易不敢再耽搁,翻身上马,往北郊而去。
杀破狼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shapolang2/,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逆天毒皇皇天战尊美漫之道门修士盛宠之锦绣商途武极神王万物唤神史上最强文明祖师士兵向前冲三千道冢上门姐夫日记(上门女婿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