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解决麻烦

乡村大凶器 | 作者:日落孤城 | 更新时间:2015-07-25 09:24: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正道潜龙汉乡美女总裁的超级秘书(超武归来)神级龙卫蓝峰狂龙万古神帝逆天邪神万仙王座至尊透视眼
  硕大的,不成形的王八池子里,摆满了森森白骨,池子四周围满了人,目光齐聚,池子中央那个男子的裤裆处!

  只见,毛茸茸的双腿间,郁郁葱葱的茂密黑森林,一根儿漆黑的人鞭从森林里露了出来,一直垂下来,差点儿到了膝盖。【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软软的跟蛇一样垂在裤裆,随着身体微微轻摆,晃悠了两下。

  龙根瞧着李三水,脑子里幻想着受虐情节。后背冒着“嗖嗖”凉气,心里无比紧张,生怕窜出一漂亮妹子在眼前晃悠,裤裆那玩意儿不听指挥,一下硬挺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没瞧见四周那些sa婆娘幽幽如狼一般的眼神儿吗?恨不得把自己一口吞了,估摸着接下来好多婆娘想勾引自己,试试这东西能不能硬起来。

  那些男的,否管老年人还是中年人,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都羞愧的低下了头,瞧瞧人家那玩意儿,不硬都这么粗大,这要硬起来,不比牛鞭小啊。跟人龙根比,实在是拿不出手,丢死人呐!

  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呢!

  “啊?这么长?”方正终于注意到大伙儿异样,低头一瞧,哎呀妈呀,吓了一跳,那,那是啥玩意儿?

  黑黢黢的一条鞭子塞在裤裆里来来回回的晃荡,跟黄瓜差不多粗,软软的像面条儿似得掉在那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条蛇,在树枝上倒挂金钩呢。

  “龙根兄弟,你,你这家伙事儿咋,咋长的,这么长?”方正还想问一句。

  男人,否管你长得再帅,周润发周小轮又能咋的,爬上炕婆娘知道你那玩意儿不好使,谁跟你?

  公共男厕所里,尿巢排成一排,自家玩意儿小了,好意思掏出来吗?

  传说,闲的咪.咪痒,奶.子疼的那些富婆选鸭子的时候,脸蛋儿反倒在其次,脱了裤子站成一排慢慢验货,尽挑大家伙。

  想想也是啊,花了钱不就买个痛快,舒爽不是?谁买个牙签儿往洞里塞,戳戳戳的整一晚上,水都挤不出来,要那破玩意儿干啥用啊?

  而龙根,绝对让无数男人汗颜!

  “混蛋,我可以穿裤子了吧?”饶是龙根脸皮厚,也有些招架不住,就这么被人盯着,没脸啊。

  家里有宝贝得藏着掖着,这下倒好,村里人都瞧完了。瞅那老太太,一脸惊悚的表情,摇头晃脑一脸哀伤之色,仿佛在感叹——自己要是晚生个二三十年该多好啊,也好尝尝着大棒子啥味道啊。

  做了一辈子女人,还没见过这么大玩意儿呢。

  “哎,拿不出手啊。”

  “妈呀,这玩意儿要硬起来得多长多粗了啊?”

  “幸好龙根那玩意儿硬不了,你瞅瞅,多少婆娘红了眼睛,恨不得跑上去咬两口啊。”

  .....

  人群中,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看着龙根提起裤裆,意犹未尽。尤其是那些婆娘,光天化日之下,自然不好说sa话,怕自家男人听了去。心里却难受的紧,这么长的玩意儿,咋,咋就硬不了呢?

  “方所长,断案吧,抓人呗。有人诽谤我,你没瞧见呢?愣着干啥?”龙根提起裤裆,冲方正没好气吼了一嗓子。

  要不这狗日的,自己能这么丢人?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扒了裤头,跟动物园里的动物似得,任人观赏。

  围观也就算了,看脸蛋儿呗,自己模样也不差。可偏偏这些狗日的,要看自己的大.鸡.吧,一脸的羡慕嫉妒恨。龙根能乐意吗?一股脑儿把所有的火儿洒向了陈天云!

  这狗日的要不乱嚼舌根子能有这么一出?

  “啊?我.....我....我乱说的啊.....”

  陈天云郁闷了,本来就是信口胡掐的事儿,裤子脱了,见那玩意儿大,小伙伴们惊呆了都。却没半点儿硬朗意思,这才意识到,自己要倒霉了。

  “胡说?”方正回过神来,冷声道:“饭可以乱吃,话岂能乱说?如此中伤他人,岂能是一句“乱说”就能揭过去的?”

  “小王,将陈天云收押,回去好好审讯,背后是否有人指使,撺掇。势必要一查到底,还龙根同志一个清白!”

  方正说的义正言辞,慷慨激扬,跟演说家似得。龙根这才微微点了点头,让人当种马似得瞧了半天,不找回点儿面子能行?

  你丫儿不挺能吹吗?来啊,接着吹呗。他.妈.的,送局子里狂暴菊花,一下就老实了!

  “咳咳咳,方所长,依我看这事儿先放在一边如何?这儿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呢,先处理血案要紧,你看呢?”

  到了这时候,陈明不得不出来说两句。亲戚关系在这儿不说,不还收人钱了吗?老话说的好,“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到头来搞个窝里横可就不妙了。老陈家几兄弟嫌命长不要紧,可自己还想升官发财呢。

  “陈乡长说笑了,我不已经安排人去化验取证,录口供了吗?现在有人犯法,侵犯他人权益,我自然要支持公道的。”话到最后,方正苦笑着摇摇头,哀叹道:“没办法啊,当家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烤红薯啊。”

  “........”陈明老脸铁青,恨得牙根儿直打冷颤。

  狗日的太可恶了,含沙射影的骂自己。偏偏要跟自己对着干,卯足了劲儿的抬杠。

  “他.妈.的,方正你个混蛋!”心里骂了一句,陈明摔着衣袖愤愤离去。一张老脸憋成了猪肝色。

  太气人了,今儿咋这么背呢?堂堂柳河乡副乡长,被人几句话顶得灰头土脸跟孙子似得,这脸算是丢尽了,偏偏还不占理儿。窝囊!

  “喂,陈乡长,陈乡长,陈叔,你,你别走啊你,喂,陈乡长,你倒是救救我啊你......”陈明前脚一走,陈天云就急了。

  别看平日里在村里嚣张跋扈惯了,可一出去就跟龟孙子似得,夹着尾巴做人,大气都不敢出,更别提进局子了,电影儿里都演了呢,下手老重了,轻则一顿老拳,重则命弄没了都有不少。

  自己也就是想出出气而已,这咋还关进去了呢?花完了老本儿落了这么个下场,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啥区别?

  “这还差不多。”龙根轻轻吐了一口气,白了方正一眼。刚刚还琢磨着,今儿这事儿方正要办不明白,明儿立马收拾他,收拾他跟收拾孙子似得。

  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一旁的沈丽娟,刘雨欣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望一眼,暗暗点了点头。

  几个婆娘心里明净得很,龙根裤裆那玩意儿厉害的紧,就没见它低过头,软两分的时候,真怕裤子脱了,那玩意儿给公鸡打鸣似得,昂着脑袋,那今儿这事儿还真闹不明白了。至少,陈天云不会那么容易松口!

  而沈丽娟更明白,上河村的漂亮媳妇儿就没剩几个没被大棒子光顾过,没证据也确有其事。吴贵花确确实实被小龙日了,只不过是心甘情愿。

  “行了行了,大家都别看了,回家做饭吧啊,我会马上封锁现场,等待考古专家到来,尽早给大家一个交代!回去吧,回去吧。”方正冲大伙儿摆摆手,示意大伙儿散开。人多不好办事儿是一方面,关键有些话说不出口。

  方正也不是傻子,知道今儿得罪了谁,冒着危险得罪了陈明那混球,以后不得抱根儿大腿才能安心?

  何静文便是最好的选择!

  “龙根兄弟,来抽根烟。”方正摸出一根烟递给龙根,殷勤的点着了。笑呵呵站在一边儿,跟孙子似得。

  “呼!”

  龙根深深嘬了一口,抖抖烟灰。装了一把大爷。

  “龙根兄弟,你瞧今儿这事儿办的咋样啊?还满意不?”龙根半天不吭声,方正只能主动套话了。

  “咳咳咳!”

  闻言,龙根剧烈咳嗽起来,脸、脖子胀的通红。骂道:

  “我满意个屁!你说你办的这叫啥事儿啊?办案子你就办案子吧你,你脱我裤子干嘛?不嫌丢人啊你?”

  我还真不嫌丢人,反正我也不脱裤子。

  心里嘟囔了一句,方正讪讪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龙根兄弟,别,别生气嘛。这有啥?你想想,你要不脱裤子,能让那些男人羡慕死吗?你没瞧见那眼神儿啊,恨不得一刀把你玩意儿割了安在自己身上,我都羡慕的紧啊。”方正说了唯一一句老实话。

  “羡慕你大爷!狗日的!”

  龙根暴跳如雷,做戏嘛,自然要做足了!跳着脚的骂道:

  “反正,你狗日的,寒酸老子是不是?明知道老子那玩意儿不能用,你还说?信不信老子跟你急眼了啊?”

  “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方正吓了一跳,这才回过神来。

  对哦,那玩意儿再长,再粗又能怎么样?不银杆腊枪头吗,塞都塞不进去,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有啥值得羡慕的?只是,这话方正可不敢说出口。

  “龙根兄弟,咱们不谈这事儿,不谈这事儿。先说说案件,案件。依你看,这两人是盗墓者还是有其他死亡原因。死相如此难看,你怎么看呢?”方正连忙转移了话题。

  “我看个屁!老子又不是元方!你自己看着办吧!”龙根背着手,悻悻离去。心里却乐开了花。

  终于把麻烦解决了,只要等何静文再给点儿压力,一切好办!
乡村大凶器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xiangcundaxiong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有鬼上身美漫丧钟炉石传说大领主一只眼睛的怪物最后一个飞升者诸天神帝舰娘之红色血统我不为神快穿之魂契独家蜜制:爹地,轻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