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赝太子

第九十五章 入了彀

赝太子 | 作者:荆柯守 | 更新时间:2019-06-12 17:16: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正道潜龙最佳女婿透视小房东医武兵王汉乡校花的贴身高手绝世邪神豪婿超凡透视民国谍影
  见丁锐立容声尽厉,谭安笑而不语。

  门口就响起了书童问冬的声音:“公子,你可需要茶点?”

  丁锐立见谭安不为所动,沉声说着:“进来!”

  书童问冬的确端了茶点进来,认真给公子上了茶,丁锐立心里一沉,问冬的确是听见声音才问,进了房间还四周扫了一眼。

  但偏偏是,不远书架处谭安,明明在,可书童问冬的目光扫过,就和扫过空气一样略过。

  “难道,是妖鬼?”丁锐立一股寒气涌上来,身体微微颤抖,不少传说袭上了心去。

  “公子,你还有什么吩咐?”书童问冬见四周无人,一切正常,就纳闷的问。

  “不用。”丁锐立说着:“我打算读书,无事不要进来。”

  “知道了,公子。”

  等书童问冬离开了,丁锐立再次看向对面:“你是谁?”

  “我,和你说了,临化县一个革职公差。”谭安放下了书,重新说:“苏子籍与我有夺妻之恨,更害我丢掉差事,我对他的恨意,只会比你多,不会比你少,你且信我就是。”

  见丁锐立不语,就说着:“我要与你说的是关于苏子籍县试时的事。”

  “县试?他出了何事?”丁锐立根本不想和这可疑之人说话,但它要说,自己也只得敷衍下。

  万万不可给它翻脸之机。

  谭安叹了口气:“我是县衙公差,自有着消息来路,听说,县试时的文章,他写了避讳字。”

  “此话当真?”丁锐立就算戒心很重,还是一惊,随即不信:“可我听说,苏子籍的县试只考了一次就中了,要是写了避讳字,如何能考取?”

  “这就是我要与你说的事了。”谭安嗤笑一声,“他虽写了避讳字,可有人帮着修改了文章。”

  “何人?”这可是大丑闻,大把柄,丁锐立眼睛一亮。

  “还能谁?自然是县令张大人。”谭安摇头:“你别看苏子籍只是个寒门子弟,实际上善于钻营,张大人就是收了好处,才修改了这避讳字。”

  “这事,不仅张大人知道,就连教谕也知情,当场还有别人,消息就是那里传出来,保真!”仿佛怕丁锐立不信,谭安还说了消息来源。

  这让丁锐立开了眼界。

  虽说谭安的说辞里有着前后矛盾的地方,但此时丁锐立相信,这事本身未必假,在屋内来回两圈,冷声说:“这可是科场舞庇,我去令人去告,就算是县令也得罢官丢职!”

  “告也无用。”谭安笑了下,瞥了一眼,这人果是恨意很浓,要不,岂会立刻想出对策。

  “你莫非忘了,县试只考取童生,可童生并不算是功名。”

  是啊,童生不过是得到考取秀才的资格罢了,可不是功名,要是苏子籍考取秀才时这样做弊,不但可革了苏子籍的功名,就连张县令的乌纱帽也保不住。

  朝廷开国不久,对这方面非常重视,虽还没有科场大案,但前朝一次科场大案,受贿考官和行贿考生立即处死,还株连亲属,父母妻子全遭流放,惩处异常严厉!

  有这例子,本朝也不会轻放!

  但不得不承认,苏子籍是有几分才学,想必经历避讳字,府试时不会再犯。

  而仅仅只犯一次的话,还是在县试,上面的官员也不会去查。

  想明白这事,让丁锐立更恼怒。

  “这事既无用,那你何必特意跑来告诉我?”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

  丁锐立其实脾气并不算差,可中了术,对苏子籍的事都有着极强情绪,此时有些恼怒,瞪向谭安。

  谭安老神在在坐下,也不恼,只是挑眉:“我只是告诉你,他这人看似寒门,其实有后台,心机也深,不能蛇打七寸,必会成为大患。”

  见丁锐立面露思索之色,才慢悠悠说:“其实,你想要的不就是这次省试,能考取解元么?”

  “本来你不用担心苏子籍,谁叫他进步这样快速?”

  “离秋闱还有三月,你不怕他突飞猛进,硬是把你的解元挤掉?”

  丁锐立虽知此人挑拨,可真中心中隐忧,肌肉不由抽搐下,阴沉看了一眼,道:“你有何办法,能让他不中?”

  很快又说着:“他才学的确不小,不能让他失去科举资格,此次说不定真的能中。”

  甚至和自己抢夺解元。

  谭安就知道此人已入了彀:“你钻了牛角尖,谁说一定要失去科举资格,才不能科举?受伤,残疾,焉能再去科举?”

  他残忍一笑:“再说,失去科举资格,还可再考,说不定结了死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只有苏子籍残了,别说是这一次,以后前途也都毁了,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下这狠手了。”

  “这……你让我再想想。”丁锐立有些心动,可又有声音在阻止,本来只是小冲突,要是闹到这程度就是不死不休了。

  见着丁锐立迟疑,谭安有些不满意,叹了口气,取出了一根香,面露不舍,还是一挥手,就点着了,释放出烟雾。

  丁锐立怔了一下,等回过神时,已面现阴狠,说:“你说的对,他残疾了,必定前途尽毁,你有什么好办法?留有把柄,对我不利,我可不做。”

  又狐疑:“这事你可以作,为什么你不干,你莫非是想渔翁得利?或者拿此把柄要挟我?”

  就算在这时,丁锐立还是有几分清醒。

  “哈哈,放心,不会对你不利,知道挨着府城的水源镇吗?”谭安问着。

  “知道。”

  “水源镇有着一个小湖,比不上蟠龙湖,其水也来自蟠龙河,湖虽无名,但周围景色不错,常有人踏青,更有着一座久无香火的水祠,你改日就邀请那苏子籍水祠玩耍,我会埋伏在附近,趁乱,毁了面容,将其打伤。”

  “到时,就算分寸不好拿捏,只要面目有瑕,哪怕考取了举人,也就此止步,不足为患。”

  “怎么样,下手我干,你只要引出他就可。”谭安说着,要不是自己不能近身,又要借此人之手抵抗反噬,哪要这样麻烦?
赝太子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yantaiz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重生之家有一姐从现在开始当渣男万剑圣帝我在异界当宗主觅仙道诸天归一诸神游戏黑科技大鳄忍界大文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