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元枭

第四章 坎坷难安

元枭 | 作者:须臾乾坤 | 更新时间:2019-04-15 20:47:2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倾世小毒医九阳战皇惊世医妃顾先生的第一宠婚伏天氏快穿之每天都和BOSS谈恋爱拜师九叔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仙帝归来
  但不管怎样,毛正梁也是打心底盼望毛贵能够平安无事。

  因为相比起白手起家夺取了山东千里之地的毛贵,毛正梁在军中的威望实在是有些太薄弱了。

  这点,从刘珪的变现也能看的出。

  这家伙在出了事情后,宁愿跑去请示陈猱头,也不愿意遵从他这个少主的命令。

  所以,如果毛贵死掉,毛正梁很有可能就会成为这些个骄兵悍将手中的傀儡。

  毕竟如今的他才不过十七岁,即便在这件事情中表现出了过人的胆气。可在那些手握雄兵的骄兵悍将看来,他毛正梁也依旧只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小孩子。

  因此,下意识的,毛正梁他也就不由频频望向了毛贵的房间。接着更是不禁紧张的踱起步来。

  但不成想,毛正梁的这一举动落入姬宗周的眼中后,姬宗周却是不由轻皱了下眉头。

  却是在姬宗周看来,既然是上位者,就应该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魄。

  城府深沉,喜怒不形于色,这些品质对于上位者来说都应是必须的。

  因为在这个危难关头,毛正梁应先是一个能够让他们信服的接班人,然后才是一个担忧自己父亲的儿子。

  这点很重要。

  所以在毛正梁忍不住踱步后,姬宗周也就不由开口道:“少主,城外一战难以掩饰。如今城中已然是人心惶惶,为了不让有心之人趁机生乱,还请少主以主公印信,下安抚之令,以定人心。”

  “这?”

  忽的听到这话,毛正梁不禁一愣。

  但紧接着,两世为人有酷爱读史的他,也就明白了姬宗周的意思。因而看着身前的姬宗周和一旁站着的韩熙及陈猱头,他也就不由点了点头。

  “姬先生所言甚是。我现在就让人发布安民告示,并让甲士与城中巡查,以防小人趁机生乱。”

  “少主英明。”

  这乃是如今时候最合情理,同样也是最为稳妥的命令,姬宗周对此自是没有不捧的道理。所以忙也就应了下来。

  不过姬宗周这一举动,倒也就提醒了一旁的韩熙。

  因此,作为毛贵军师智囊的韩熙也就不由道:“城外尚有二万五千余赵军降卒。虽说以被杨定领兵看住,可杨定手中到底只有兵丁八千人。

  若这些降卒中有人贼心不死打算生乱,便不免是个麻烦。因此不如让杜许杜万户,再领本部兵马,前往城南看守降卒,稳定局面。”

  “这,好。就依先生所言。”

  杜许,这个人乃是陈猱头的妹夫,有本部兵马七千余,乃是陈猱头的心腹。如今将此人调往城外,的确更好。

  不过在这时,陈猱头或许也猜出了毛正梁和韩熙就是在防备他。

  可他对此却也并未反对,只是道:“等杜许领兵赶往城南后,当将赵君用等恶贼首级悬于城门,以儆效尤。”然后也就没有再说其他。

  因此,这一连三道命令,也就不由被府中的兵丁甲士传达了下去。

  而后,府中也就恢复了安静。毛正梁、姬宗周、韩熙及陈猱头四人,也就强忍焦急,等待起了结果。

  ……

  “吱呀~”

  就这样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房门终于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所以当见到为毛贵治伤的大夫从里面走出来时,院子中的毛正梁等,也就不由统统站了起来。

  “于先生,如何了?”

  于柯,这人应该济南城中最好的外伤郎中了。因而对他,毛正梁也不禁用上了敬词。

  可即便这样,身上同样沾染了不少血迹的于柯模样也并不轻松,“虽说这一次平章老爷受的伤大都是皮外伤,不过这些伤口却让平章老爷流了太多血了。

  小人此番虽为老爷他止住了血,不过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尤其是小腿的箭伤,箭头很有可能淬过毒。

  对此,虽然我也用了药,可如果今天晚上平章老爷不能醒来的话,很有可能……”

  于柯没有将话说完,但对于毛正梁等人来讲,话中的意思却也是再明白不过了。

  因此,当毛正梁他等到这样一番话后,也不由捂住了头,有种天旋地转之感。

  “艹!苟鈤的赵君用,劳资现在真恨不能将这狗贼碎尸万段!”

  在这时,原本一直安静的陈猱头也不禁为之破口大骂。

  实在是着消息有些过于让人不能安心了。因而在这个时候,就连韩熙都不禁闭上了眼睛,暗自求神祷告起来。

  不过到底还有一线希望在,毕竟郎中在这时也并未宣判死刑。

  故而院中的四人在发泄过后,也就不由在紧挨着毛贵房间的偏堂中,再度等待起来。

  可这一次,他们四个却显得更加焦急不安。

  毛正梁在这时不禁频频望向毛贵的房间,而姬宗周和韩熙则是一言不发,不过眼神却是不由在毛贵的房间和毛正梁的身上来回交换。

  最后,至于陈猱头。这时的他则是不由在房间中踱起步来。不时唉声叹气,乃至于低声谩骂。

  但在这时,不管是姬宗周、韩熙还是陈猱头,他们都没有提出要出府。

  不过在他们四人之中,除了毛正梁外,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三人却还是以如厕或透气的名义,先后走出了这间偏堂。

  其中,陈猱头就走出去了两次,且有一次,还是喝姬宗周一同出去的。

  但三人还是很快就又回来了,并没有那个一去不回。

  所以即便气氛压抑,可局面倒也依旧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至少从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因此也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天色也就完全的暗了下来。

  渐渐夜幕笼罩,时间也就到了戌时初刻(晚上七点)。看在这时,隔壁房间中的毛贵却也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因而到了这时,就连韩熙和姬宗周都开始变得坐立不安了。

  而毛正梁,作为人子和毛贵完全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他,在这时更是觉得呼吸都开始变得不舒服起来。

  却是如今的气氛对于他们任何人而来,都显得有些太过压抑了。

  但万幸,就在时间到了戌时末刻。陈猱头开始站不住脚,韩熙和姬宗周开始坐不下的时候,隔壁房间中的那名侍女,终不由欢天喜地的跑了进来。

  “老爷,老爷醒了!”
元枭最新章节http://www.zzdxsw.org/yuanxi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创造游戏世界戏精总裁小甜妻天降横财情之所起,不知归路深渊堙灭之眼投行之路四宇沉浮仕途风流玄浑道章豪门交易:前妻,你不乖